靠谱君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事情有点多,静不下心思考,凑合写几句吧明天开始记手账。老了,写不动长篇大论的日记了,坐在图书馆自习也总有别的事情要想,还不如刷言情小说,多刷一秒算一秒。

安安分到了蓝鲸,我跑回中心要宿舍。我觉得要是哪一天我跟安安的友谊凉了,一定是因为互相干涉太多。

吴书记还是看我不顺眼,我还是烦时不时想摆个谱的人。

砸坏5p以后好像彻底告别了桃花运和工作运,我觉得今年要是不考研我会被雷劈。

要是再跟倪倪提分手也会被雷劈。

有时候觉得我在抑郁的边缘了,想去校医院开点乱七八糟的药吃吃。

我觉得再不记日记,跑步,吃食堂,我就该凉了。


感觉最近好炸……

今年真的是各种破玄学……立起来的玄学再亲手破了它……

发现我这个人的命门就是前途,男人要是对我工作指手画脚那一定两个都在狗带的路上了……后宫不得干政√

唉,真的啊,男人最好不要跟我聊工作……如果我能忍住不抡大锤,一定是新鲜劲还没过,我还想睡你√

难念的经

前两天跟老爹去爬兰山,行走在栈道上,老爹说,听会儿许巍吧,我才发现好久没听过摇滚了。

十三岁时发现,许巍令人平静。那时候我的心智刚刚缓过来一点,常常一晚上听掉两张cd。第一张谢霆锋,第二张许巍。所以那天我想,和小高分手,痛不欲生的那两天,我怎么就想不起听许巍。无尽的漂流,自由的渴求,所有沧桑 独自承受。小高不懂,我也懒得教他。和陈晨在一起时我常常想点拨他,想教他哲学与情趣(真是的,论语都没有通读过,竟然想教人哲学),后来经历种种,和生命的痛苦比起来感情不值一提,他再想学,还是算了吧。到了小郭和小高,我根本不想输出了,输出什么,又不一定领情,人都有惰性,人都怕欠人东西,人只有消灭了我执,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那时候时不时就能啰哩啰嗦地写一篇,和倪倪在一起以后连日记都不大写。当然主要是因为没有时间。

假期看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斯蒂芬金的《重生》《1408》。刚刚买了四瓶祛痘霜,天猫超市的满99减50和满199减100竟然不是完全交叉的,凑单使我头秃。辣鸡奶茶东,买的小白瓶是假的,送的小样是真的,我不知道该从何喷起。

现在翻账本看到欧乐堡三个字还会一阵激动,但想到分开,想到也许真的会分开,想到也许会一地鸡毛地分开,心里很平静,花开花落,慈悲为怀。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花心思了。有时候觉得自己快抑郁了,有时候,花一点钱,买点东西或者吃点好的,又觉得是倪倪治愈了我,心越来越强韧了,经得起风浪了。

我还是没有再开地西泮,也没有买褪黑素。毕竟保健品齁贵的(x。

有时候跟倪倪发脾气,冷静后想想,好像那时小高跟我发脾气。一身冷汗,我不希望自己犯别人犯过的错误。

学车蛮好的,晒足了太阳,整个人有元气多了。所以夏天治感冒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晒一天,喝大量的纯水,并且随时补充能量。

想起南京,其实那两天熬得很厉害,但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尹老师使人轻松,他的高情商不会灼伤别人。或许山东男孩子都使人安心。

倪倪治好了我,所以我离开他才能活。但我从来没想过,倪倪没了我,多少心血白费了,怎么能活。

我爹其实不大喜欢倪倪,但这是这么多年他唯一一个肯青眼相加的男孩子了。

只因离别的哭泣,只因相聚的欢愉,观沧海,乌云破开。今霄宁静在心里,五色云霞在梦里,我的爱,为你等待。

回家苟了一个月,看看支付宝账单,差不多是把生活费送给了铁道部,不禁思考究竟是图了啥。

想写今年的读书笔记,翻翻借阅记录只有去年的零头,当即汗颜。想想在知乎刷的各式八卦,我觉得该像取关一个公众号一样卸载它了,能学到的东西都学完了。

老爹朋友的儿子志愿报崩了,老爹嘲讽三中不作为,说起一中开的选志愿的家长会,我问以前你咋不提,他说我没听。果然注意力不集中是遗传的。

想起来刷完《双面胶》的那个下午(…… ,好不容易学会咬牙跺脚,寸步不让,一菜刀下去啥都没有了,人活着真没意思。

有时候后悔不在家多待几天,有时候后悔没留在济南多陪陪倪倪,要是不成,我怕这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但是可能错过了就不在乎了,一段关系崩之前肯定有一段时间是彼此把对方逼到不能退步的,到了不能退步,也就该了结了。

以前觉得大v有道理,后来觉得大v的操作不是人人能学的,再后来觉得大v的好心态也是自我安慰,现在觉得吧,天底下大多数钱,之所以能挣到手,都是收了智商税。谁敢拍着胸脯说老子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肯定有很多人敢,但我不敢,我也不相信他们能一辈子都敢。就算真的当自己的事去办,兢兢业业,肝脑涂地,凡事有投入就会有风险,如果不成,你能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吗。

想起一些结点,有时候是别人把我逼死了,有时候是自己把自己逼死了。想起错过的种种,仿佛桃花岛变成罗布泊,人生两袖清风9,万般是空。可能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哪怕只差一口气,成不了就是成不了。

有时候想,我要是有蓉蓉的脑瓜,就什么都不用方了。虽然很多人,很多很多hr和很多很多家长,都不吃蓉蓉那套hhhh。有时间想,我要是有老董的运气,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但那样也不见得会知足,如果不知足,恐怕也很难收场。

敢问明月几时有,难饮尽我的乡愁。糊涂明白各一头,劝英雄莫回首。


三月里那桃花债

我最近比较烦,也比你烦,还比你烦。我梦见和饭岛爱一起晚餐,还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
对了最近还有两个笑话。小郭在高考那天晚上联系了我,我以为他至少能再撑个半年的;段斌前两天又换个小号来加好友了,想起以前跟念芝解释童瑶案:同时养n个号,养出来一个就发了。
被玄学缠绕的一个月。补考果然一次过一门,陈晨出现一次毁一波事儿,考试前不能网购东西,出成绩前不要发动态……发现两个思维奔逸的人在一起很容易带乱节奏,发现倪倪的预测和我不相上下但我不能按着他的节奏打,发现倪倪……发现倪倪不是万能的。
以前我一直想要是遇不到张云鹏我能觉醒么,倪倪给了我答案:不行。 终于学会了一点专业课,然后还是靠师生情及格。 终于痛苦地承认青春期后我就是靠着可爱的男孩子活的,没有喜欢的男孩儿我吃不下饭(x。
学物理,学法律,都不知道能不能学出头,倪倪建议我考虑金融,学硕不敢考,专硕太鸡儿贵。也许该考虑一下普通工科,懒,懒得重新刷高数,懒得重新学一门技术。
如果14年物理在我省不是招3个而是招2个,世上也许会多一个很皮很懒散的工程师哎。如果金现代不急着和我谈崩,也许那个工程师会拐个弯儿,去做软件哎。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太想在山东念了,我觉得在山东学金融出不了头,如果做桂圆做操盘手,工资当零花或者昼夜颠倒饥一顿饱一顿,为啥子不现在做。
我觉得读完研应该有不一样的出路,跟原来不一样的,不是无门槛的,不是跟师父的,能凑合凑合就独当一面的。 有时候想就这样随着命运飘啊飘算了。可惜还有倪倪。 立志的键盘真鸡儿难用,好想喝酒喝酒喝酒。
有时候想也许人一辈子该颓一年,那时候谁也拦不住。
一个人听伤感情歌会觉得倪倪更甜了,一群人一起就会想和倪倪分开我会不会痛不欲生。
可能一个人输得多还是赢得多早就写在命运里了,我可能会输得丁丁都不剩,可能赢得的东西微不足道,但我还是选择打,打个开心也值了。
《成都》响起来了。《爱情转移》响起来了。回忆沙沙响,像永不消逝的电波。

讲道理,有些时候,你就是求我,我也懒得给你一个交代……

岂有豪情似旧时

三点半爬起来写致谢,我他娘的真是个人才。

真的睡不着,又不敢再嗑药,前两天到半衰期边缘的时候真的难受到崩溃。

发现这一年我变成了一个熟练使用暴力手段的人,可惜分不清什么时候该暴力什么时候该收敛。

坐在床上盯着word,觉得人生真虚无,男人也罢,工作也罢,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只能修修补补,看能不能改出个人样儿。

岂有豪情似旧时。

有哇,当然有哇。

来来来让我猜猜小高哪一年回来找我哈

肝论文肝得快暴血,在等咖啡起效的时间里胡乱扯两句。


和小高GG以后发现我没那么爱出手了。不是说,学会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只是会转念一想,算了,没必要,不嫌累的。以前只要有点风吹草动我就情不自禁地开始小算盘打得啪啪响。这样蛮好,虽然我不喜欢不淡定的那个他,但他让我淡定下来了。我本来以为让我淡定下来的会是山建小男孩那样的白莲花型的男孩子,或者像陈晨那样元气十足也行吧,没想到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白玫瑰,小小的,香气又暗又甜,灌木长得不合美感地茂盛。

说到陈晨前两天倒是见到他了。胖得脸型都看不出了,似一夜间老了十岁,前途几乎崩了,家里情形还是不好,搞得我很烦躁。我不爱见落拓的人,虽然我也够落拓的。


他说,好多他都说,他不会爱人,只爱自己。对的,刚谈恋爱时谁都只会爱自己,只关注自己,想给自己的心找个去处,后来吃了亏,伤了心,发现这样下去没个头儿,才学着爱别人,不然刘若英干嘛要唱,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不然那时候的爱那么美,为什么不能走下去?


现在想来,我跟他说,看上的不是他的前途,伤了他自尊心了。我签的单位月薪比他本科同学多近一倍,做家教时薪高出市场价一倍,虽然说赚钱的事情都讲运气,但于自尊心都是隐患。他说不会找别人,意思大概不是多么累,初恋时每个人都很敏感,每个人都能量过剩,——而是受了伤。他要躲起来练功,等到谁也没法轻视他,比如做了我母校的教授......但他怕等博士毕业,都三十了,还没上过一天班,没有一点点积蓄。有句话说,不要因为出发太久而忘了目的地,小高的问题是,如果发现目的地可能不过如此,旁边芳草萋萋落英缤纷,那还要不要向前走。

最后他选了向前走。

额,究竟要不要我承认,我还蛮喜欢他的前途的。就像和陈晨分手后我想随便在身边找个寻常同学,和小高分手以后我还想着二十七八要是混出头了,去山大撩个理工农医的博士,美滋滋。

行了快他妈肝论文吧再不写又断了片儿了。

玩够了 干活去✌